别和孩子争夺权利

 




  不要和孩子孩子陷入权利的争夺中,这会使你们的问题更复杂。辨别权利争夺的象征,是改变亲子应对的重要起步。



昆明心理咨询



上次我们谈到父母可以学着用“自然结果”和人之间的“逻辑结果”来教育我们的孩子,让他们可以学着自我负责。


你希望能把它弄得更清楚些,让我们来试试看。


你问我:孩子从什么时候起,应该学习对自我负责?这真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。如果我说孩子从一生下来,就在做这样的学习,你会不会觉得我在开你的玩笑?


因为在婴儿的世界里,他是非常软弱的,环绕在他周围的,都是强而有力的大人或孩子,所以他得学着和世界做有效的对应,否则就会因饥渴冻馁而死。如果他可以良好、有效地做这个对应,就可以建立自信,并且获得别人的关注和妥协,否则,就会陷入不安的窘境,以至利用所有行为或态势,来操控成人。


有多少孩子在他婴儿时期,只要一哭,就能得到该有的帮助?他有没有可能不哭,就获得生理或心理上的关注需求呢?


还是有很多时候,他要一哭再哭,甚至哭到声嘶力竭都不一定可以得到必要的抚慰和妥助呢?


虽然我们们也能看到很多不断索求成人注意的孩子,一旦自己不是成人注意力的中心,他就不能忍受。他们甚至会利用各种不良行为来获取成人的注意。



昆明心理咨询中心



这样的孩子安全感一定不够,所以他得借着操控成人来证明自己的重要。


建议孩子只有从自己行为结果的承担中,才能学到自治,并在自我成就中获得自信。


否则我们只能教出一批又一批只会服从,或充满挫折愤怒的孩子。这实在不是我们希望的样子,对吗?